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贫僧_ 55.第55章 雪鹿剑

时间:2021-04-08 13:4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时镜小说贫僧 55.第55章 雪鹿剑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蜀中天水盟与蓬山往日虽没什么交集, 可怎么说都被这江湖归入正道一系, 可沈独此刻坐在这剑庐之中,说出这种找池饮合作干掉顾昭的事情,竟是脸不红心不跳!

    池饮当然不能给任何答复。

    他只是骤然抬起了目光,紧紧地盯着沈独,似是那种忌惮已经到了极致,又似乎想要看清楚他这话到底是玩笑还是认真。

    这反应在沈独意料之中。

    反正诱饵他已经放下,剩下的事情就全看这一位天水盟少盟主是怎么考虑了。

    他不再说话,只随意地饮酒。

    只是沈独自己也知道,自己酒量并不十分好,因此喝得很慢。这时候便仿佛已经完全忘了旁边还有个天水盟的少盟主一般, 颇有几分自得之感。

    那池饮打量了他几眼,又看了看他手中酒盏一眼,终究只是面色凝重地坐在他身旁, 也没说话了。

    方才沈独这一番话的声音压得极低,稍微远一些的众人都没能听清, 也不知道凶名远播的妖魔道道主到底跟池饮说了什么,竟引得对方如此沉默, 一时自然是猜疑四起。

    但大约是因为他们这里安生了,寿宴的气氛倒是起来不少。

    眼下席中这些都是来得早的,更有一批又一批的人在后面,包括因为各种原因不方便到场的江湖名流, 也都派人送上了寿礼。

    这里面当然包括顾昭。

    他人在斜风山庄不能来, 但蓬山却以他的名义送来了好几盒珍贵的药材和几样稀有锻材。

    似顾昭这样光风霁月的人物, 自然没人不喜欢,更不用说是黎炎本人了。还没等蓬山来送礼的人离开,就已经拿起那几样稀有的锻材仔细查看了,俨然是开始思考起这些东西将来要怎么用。

    沈独就坐旁边不动声色地看着。

    蓬山的人喜欢穿青袍,且来的这些样貌也都不差,只可惜没一人能将青袍穿出顾昭那种出世的谪仙人之感,倒透出几分俗气。

    贺寿的人一波接着一波地来,整个剑庐都热闹了起来,相互认识的人已经开始推杯换盏,说着过几天要去天下会的事情,也谈论着黎炎这一次打造的剑到底会是什么模样。

    当然,沈独也听见了一点不一样的声音。

    “说起来也是奇怪,我方才不是去逛园子了吗?竟然瞧见他们剑庐的弟子准备了一只金盆,并一张香案,这还是要干什么呀?”

    “金盆?”

    “不会吧?黎老今年虽是六十,可看着身子还壮啊……”

    江湖上有一种说法,叫做“金盆洗手”,凡行此仪式者便相当于向众人表示退出纷争,不再做以前做过的事情。

    黎炎铸剑多年,在江湖上人缘极好。

    众人都想不明白,他有什么必要金盆洗手,于是一时间只当这是误传。

    但谁也没想到,日近正午之时,剑庐弟子竟真的抬上来一张香案,摆上了一应香炉供品,还端来了一只盛水的金盆。

    众人顿时一阵耸动。

    黎炎便直接走了出来,也不卖关子,只向众人拱手一圈:“今日是老朽六十寿辰,诸位武林同道前来贺寿,老夫感激不尽。自初铸刀剑来忽忽已有近四十载,所铸有名之兵刃上百,兵器谱三十三忝居其十一。虽铸剑之心未灭,然实在年事已高。所以今日趁此机会,开出雪鹿剑时,即为老朽封炉罢手之时。金盆洗手,从此退隐江湖,安享晚年,还望诸位同道,共为见证。”

    当真是要金盆洗手了!

    别说是原本还心怀要与剑庐打好关系来此贺寿的众人,就是对神兵利器都已经没有了需求的沈独,也不由在惊讶之间悄然皱眉。

    场中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微妙。

    但可能是没察觉到,也可能是察觉到了也半点不在意,黎炎那一张上了年纪的脸上还挂着几分笑容,只在众人目光注视之下走上前去。

    下头的弟子们又将新的东西捧了上来。

    一只长长的剑匣,随后拉上来的竟然还有一只小鹿。

    沈独看得眼皮一跳。

    自古铸剑是有铸剑的规矩的,所谓的“开剑”,其实就是要刚铸就的宝剑见血,如此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开锋。

    剑,从来不是什么君子之器。

    天下所有的刀剑都是为了杀人而铸就,从无例外。

    所以自剑庐建成的那一日起,每铸成一柄利器,都要按照剑庐的规矩为剑开锋,再祭拜天地。

    如此,才算神兵方成。

    今日黎炎就是要在金盆洗手之前,为这最后的一柄得意之作开锋!

    只是,开锋所用的牲畜,竟然是一头鹿。

    是因为此剑的名吗?

    雪鹿,雪鹿剑。

    那一只鹿明显还是一只幼鹿,不是很高,也不是很壮,头上树枝一般的鹿角都还没长很结实。

    它显然不知自己将要面临什么。

    一双湿漉漉的黑眼睛里,透着一种来自莽苍自然的天真与无知,还有一种对于这陌生情景的害怕。

    “剑来。”

    黎炎站在堂中,深吸了一口气,便看向那抱着剑匣的弟子,喊了一声。

    弟子闻声,抱匣而上。

    剑匣的匣盖打开,黎炎伸手握住剑柄,将匣中三尺三寸的长剑起出。

    那一瞬间,四座皆为此剑所惊!

    当真是雪似的一柄剑!

    剑柄做成了墨色,从剑锷出延伸出去的剑刃却成了一片深蓝,且这澄澈得令人心醉的蓝,越往剑尖处蔓延越淡,及至剑尖时已然成了一片雪白,不带半分杂色。

    那隐约的冰冷凛冽之气,弥漫在每一寸剑身。

    若这天下只有一柄剑配得上“锋芒毕露”四字,那么此时此刻,必然是此剑无疑!

    天光从外面照进来,落地剑上,霎是好看。

    所有人都不由为之屏息。

    这一刻竟是前所未有的艳羡:听闻这一柄剑乃是黎炎应八卦楼楼主玄鹤生所托,为其所铸造,却是旁人无法染指了。

    只是说起这个,就有人朝四面望了望,心底生出几分奇怪来。因为都已经到这个时候了,身为此剑主人的玄鹤生,竟然还未到来。

    不知,是不是路上也出了什么事?

    众人心中各存了疑惑,但时辰不等人,黎炎显然也不在乎玄鹤生到不到,只深吸了一口气,持剑向那幼鹿走去。

    场中顿时安静。

    也许是这突如其来的安静,让这一头幼鹿感觉到了什么不对;也许是这一柄剑所溢散的凌厉之气太重,在逼近时带给它一种不安。这一头小鹿竟然试图往后退去。

    可又哪里能退得走?

    本就是被人捉来做沾血之用,必要活物之血,旁边的剑庐弟子早防备着这样的意外,远远用绳索将其控制住,无论它如何挣扎也逃不开眼前三尺地面。

    情形一时间变得有些令人绝望。

    这样的一幕,几乎瞬间刺痛了沈独的眼,让他原本平平端着酒盏的手指猛地一紧,那霎时迸出的力量,险些将整只酒盏碾碎。饶是有所收敛,那盏中酒水为他内力所激,也溅起了一片雪沫似的水雾。

    坐他身旁的池饮不由转头看了他一眼。

    但在这当口上,他没有任何反应,池饮瞳孔底下暗光微闪,也没作声。

    黎炎所站的位置接近门口,大部分人看不到他在举起剑来的时候是什么样的神情,只能看见他举剑后站了很久很久,注视着这一头鹿,沉默无言。

    最终剑落,血溅。

    那绝望的小鹿一声哀鸣,温热的染在那一双湿漉漉的鹿眼中,好似化作了泪,同它身子一道倒落在地上。

    “滴答……”

    雪鹿剑沾了血后,竟呈现出几分妖异且深浅不一的紫色,原本毕露的锋芒,在浸过血后,反而敛了进来。

    整柄剑的感觉,一变为温润内敛。

    仿佛……

    真成了一柄君子之剑。

    这奇异的变化,众人都看在眼底,一时啧啧称奇,倒少有几个人注意到黎炎那陡然暗淡颓败了不少的面色。

    似乎做完这一切后,精气神都少了。

    那是一种隐隐然的疲惫,好像真的累了,倦了,是个年过花甲的老人了。

    他上前一步,双手将剑放在了香案剑架上,剑柄朝上,剑尖向下。而后点香躬身拜祭天地,又退了回来,挽袖于金盆内净手。

    自此,仪式乃毕。

    不管见着这一幕的众人心中怎么想,嘴上都恭贺不迭,更盛赞这一柄雪鹿剑的奇异。

    只是喧嚣里面,沈独分明听见身旁有人低低笑了了一声,带几分放旷的邪气:“寿宴这样的好日子上见了血,黎老这金盆洗手,怎么想都不大吉利啊。”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