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彼岸花残,宿命忘川_ 马革裹尸4

时间:2021-04-08 16:0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文羽萱小说彼岸花残,宿命忘川 马革裹尸4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孤军弱旅,没有粮草没有补给,天寒地冻,带着成千上万手无寸铁的百姓,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敌人的铁蹄渐渐的失去耐性,孩子被饿的哇哇大哭,寒冬将至,大雪即将覆盖这一片苍茫的土地。

    云瑶仰起头看着虚无的天空,隐约似乎看到了另一双眼睛,那双永远都充满真挚深情的眼睛,静静的望着她,在对她微笑,眼里是一汪看透的平和,在紧紧的拥着自己……

    我知道的。

    云瑶微微牵起嘴角,对着虚无的天空轻轻的笑,轻声的说:“我总会坚持下去的。”

    她回过头去,看着连绵起伏的营地,静静的说:“我总会保护你们的。”

    十二月十五,在赤阳关下,容军完成了史上第一次合围,近十三万兵马从四面八方将赤阳关围了个水泄不通,各类远距离攻击器具源源不断的运送而来,可以预见,一场实力对比悬殊的战役即将展开。

    虽然这一次穆合翼面对的令各国心惊胆战的云瑶,但是他却并不担心,一来赤阳关距龙渡关很近,他又备好了充足的预备军团,一旦出现意外,他可以很从容的回到城池。

    二来,云瑶此次没有城池可以坚守,没有利箭可以使用,以五千轻骑兵白羽军和一群老弱病残在平原上来和他的十万重甲大军正面冲击,简直是自寻死路。

    三来,昨日西南的探子终于传回了消息,就在七天前,金陌渊带领的西南大军远在五百里的雪山上遭遇了雪崩,死伤上万,想在短时间赶过来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金陌渊真的能赶过来的话,那么他只能说,金陌渊真的是神一般的人物,不是常人能够抵挡的。

    十二月十六清晨,天刚蒙蒙亮,大雾弥漫,一阵铿锵的擂鼓和军号声陡然响起,像是划破长空的闪电,猛然刺入了白羽军和百姓们最脆弱的心脏。

    清晨的阳光穿过白雾,在苍茫的旷野上洒下金灿灿的影子,容国的铁灰色铠甲像是铺天盖地的海洋,一点一点蔓延上平原的尽头,沉重的脚步踩在大地上,震耳欲聋的声响仿若要从脚底板钻上脊梁,百姓们发出了一阵惊慌的尖叫,他们紧紧的靠在一起,畏缩的看着对面的浩瀚,自己这一小堆人和对面的人群比起来简直像是一粒微尘。

    “天啊!”

    有人在低声的感叹:“那是什么,是雪崩了吗?”

    “预备!”

    一阵尖锐的声音突然从对面的阵营响起,紧随其后,一排排步兵穿过前排的骑兵,半跪在地上,做好了冲击的准备。

    “掷!”

    “嗖!”

    长矛穿透了长空,画着半圆从天而降,一群飞鸟刚巧路过,顿时被密密麻麻的矛雨刺透,鲜血从半空中洒下,羽毛纷飞,百姓们的嘴刚刚惊恐的长大,还没来得及发出害怕的尖叫,就见漫天矛雨当空刺来。

    刺耳的哀嚎声顿时冲入云霄,像是一场绝望的哀歌,飞耸入云,战马齐声狂鸣,嘶吼如同中伏的野兽。

    “全军列队!冲击!”

    腥风血雨中,云瑶坐在马背上,举起手中的银色战刀,一马当先的冲出去,五千白羽军见了,以整齐的姿态义无反顾的跟在了她的身后,没有一个人犹豫,没有一个人踟蹰,哪怕年轻的战士们脸上也流露出一丝丝害怕和胆怯,但是他们并没有退缩怯战。

    一名护卫在云瑶身边,厉声喝道:“兄弟们,不能让他们靠近百姓一步!”

    “拼啦!”

    震耳欲聋的喊杀声随之而起,叫嚷的让人热血沸腾。

    对面是一片汪洋大海,他们这么五千人冲过去,像是一朵小小的浪花,恍若自杀般的义无反顾。

    所有人都愣住了,那些绝望惨叫的西南百姓,龙渡关上看着热闹的中央军,容国的精锐士兵将领,包括穆合翼。没有人能够想到,云瑶只有这么一点人,竟然敢这样正面主动冲击穆合翼的十万大军,对面的刀枪如海,像是森冷的地域鬼地。

    恍然间,所有人都想明白了,此处一片平原,云瑶无险可守,让容兵冲到关下只会将百姓们拖进战场,她如此的选择,就是要保全身后的无辜妇孺。

    穆合翼微微震动,他的目光变得有一丝恍惚,看着挥舞着战刀越来越近的白羽军,看着一马当先的红装女子,他的血液渐渐的滚烫起来。

    “将士们!你们的勇气,还不及一个女人吗?”

    容国的统帅高声叫道,黑色的海洋顿时间发出震耳欲聋的嘶吼。

    “全军出击!给我冲!”

    “杀敌!”整齐的冲锋号猛然响起,铁灰色的战袍随风而舞,战士们扬踢猛冲,好似愤怒的海洋冲破了大堤,撕开了一个汹涌的口子,铺天盖地的呼啸而来。

    “散开!列阵!”

    云瑶发出军令,然而,白羽军所谓的列阵竟然只是迎着容国的军队拉成了一道长长的横排,那队伍那般长,五千人肩并着肩,蜿蜒连绵,将整个赤阳关都护在身后,战士们穿着白色的战甲,在阳光下有着璀璨的光辉,他们双手斜举着战刀横在身前,以双腿控马,看着对面烟尘翻滚的马阵,面色平静的像是一片沉默的石头。

    这简直是疯狂的自杀!

    容国的兵马越来越近,尘土漫迷,烟尘扬起,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近到可以闻得到马鼻子喷出来的气息。

    终于,“轰”的一声,两军猛然冲击在一处,狂风暴雨骤然崛起,血肉与白刃轰然碰撞,武器的抨击声响彻耳际,攻击的浪潮一波一波的袭来,刀光剑影,鲜血飞溅,脆弱的防线好似被巨石猛砸,凌乱的断肢和鲜血就是闷声余波之后的剩余品。

    近身的搏斗犀利的如同恐怖的黑夜,血腥弥漫了战士们的眼睛,一层层的尸体在地上堆积起来,耳朵在嗡嗡的响,马蹄声、嘶喊声、惨叫声、怒骂声、冲锋声,在耳侧奏成一首交响曲。

    战刀交击在一起,发出烈火一样的光芒,伤者已然不会呻吟,战斗让他们忘记了身体的疼痛,地上一片狼藉滑腻,鲜血和断肢糅杂在一起,还有昨夜薄雪的雪水,像是一碗红色的泥浆。

    战刀缺了口,长矛被折断,眼睛被血糊住了,看不清前面的路途和身影,所有的思绪只余下一个信念,杀,杀,杀!不停的拼砍,不停的击杀,直到身体的身后一口气,临行前女子的话不断的回荡在战士们的耳朵里:敌人从谁的防线突破了,谁就要白羽军的罪人!

    没有武器了,那就扑上去,咬断敌人的脖子,没有战马了,那就抓住他们的马腿,将他们也一起拖下来。

    战斗进行的残忍激烈的让人发指,一名战士脱下累赘的铠甲,挥刀砍断了一名容兵的半边脑袋,赤红色的鲜血和白花花的脑浆喷了他一脸,男人毫不在意的继续找下一个目标,容兵被他这样悍不畏死的样子吓坏了,他们畏缩的退后,想要离开他的阵线。

    白羽军的单兵攻击能力强的变态,他们一个人站在那里,就好像是一台永不会疲倦的机器一样。

    胸膛被穿透了,大腿被刺中了,手臂被砍伤了,他们还可以毫无顾忌的流着血拼杀,一个士兵的肚子被穿透了,肠子像是棉花一样在裤腰上耷拉着,但是还在嘶吼着冲上前来。

    容军们被震撼了,那不是人,是的,他们已经不是人了,他们是一群疯子,是一群魔鬼。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